为何那么多人看美女直播?感官需求和窥私欲

为何那么多人看美女直播?感官需求和窥私欲

浏览:1001 日期:2017-03-30 16:52:11 分类:视频电影 来自:互联网

  金钱换来的虚拟礼物,划过王石、papi酱、傅园慧的脸。屏幕另一侧,动辄就有数千万人盯着这一切。商机还远不止于此,随着资本推动,产业链正在延伸、成熟,竞争亦因此变得更加激烈。参与者遵循着“网红”的逻辑急于占地为王,尽管他们的口号依然是内容为王。

  相比于电视台直播和传统造星系统,他们有着更明确、更便捷、或许也更真诚的目标和操作方式,也更急迫地等待着胜败的到来。

  直播网红:那些“昂贵的香蕉”

  “不要再送我东西了!”傅园慧一再重复道,但礼物不时飘过屏幕。2016年8月10日晚,这位“洪荒”少女直播一小时,收到30多万元礼物——不同于电视,手机屏幕上实时显示着观众数:1000多万人!他们都将看到送礼者的名字,多么超值的广告。

  整容、发呆、暴吃……相比于傅园慧,更多直播者费尽心思,却难以变红。而大量名带“互娱”字眼的企业,已经在屏幕两端,刺刀见红。

  7.1亿网民,3.25亿看过直播,这是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截止到2016年6月的调查数据。虚拟礼物,只是这个市场最浅显的商业。都在大喊内容为王,但更多人深知那些看上去很Low的东西,更迎合人性,也更能抢占市场。

  “这和看猴子时扔个香蕉没有区别”,心理学上很容易解释的娱乐消费,被直播全面引爆。业界人士向记者表示,更简化的技术和更好的互动性,以及下行的经济环境,让直播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千亿级风口。

  但成败,正在此时决定着,在监管利剑面前,那些真真假假的“内容为王”者,都在实实在在地“占地为王”,毕竟,拥有了更多追随者,才会有更大的话语权、资本,也认可这种“网红”的逻辑。

  先行者死的启示

  4G网络下,电视台专有的直播技术,瞬间全民化。过去一年,被认为是中国直播新时段。“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心理学科普作家、PsyEyes主笔唐映红告诉记者,本质上讲,几十年前,国外电视台就在玩直播真人秀,当然,这始终是个高收视率节目类型。“网络直播不过是将过去需要复杂、专业的大型电视直播,改变为更简单、便捷的个人网络直播罢了。”

  在国内,YY秀场、六间房、9158是最早一批从个人网络做直播业务的公司。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内部研究人员向记者表示,虽然直播业务在中国已经开展了多年,但是受限于直播技术不成熟和内容质量良莠不齐,一直未能获得用户重视。“自2015年开始,光纤和移动4G网络逐渐普及、上网资费降低、流媒体直播技术日益成熟,为网络直播的繁荣奠定了基础。”

  实际上,真正最早引爆“视频直播”概念的,是来自于美国的一家创业公司的产品:Meerkat。这家创业公司的视频直播产品于2015年2月上线,比国内的映客早了三个月的时间,并且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就实现了Twitter的火速上线,拉开了直播大战的序幕。

  按照应有的故事情节的发展,Meerkat现在本应该做成了行业老大,但是就在今年三月,Meerkat上线仅一年之后,剧情出现了反转:创始人宣布公司转型,放弃对Meerkat的研发投入。

  要知道,在Meerkat决定放弃直播市场的时候,其视频直播的观看量仍一直处在增长的状态。但是进一步分析却发现,观看量在上涨,实际的直播者人数却早在2015年5月达到了顶峰,之后便再没有上升。

  Meerkat开创了视频直播的浪潮,却自身陷入了难以良性运转的窘境。有投资人表示:这个市场并不缺想要来看直播视频的用户,真正缺的是能持续直播好内容的人和机构。这个问题也正摆在国内移动视频直播创业公司的面前,纵观目前国内的视频直播内容,多以美女主播的才艺展示来吸引粉丝,直播内容同质化倾向严重。

  吃瓜群众“被套路”

  美女网红做主播,“屌丝”宅男看直播,这可以简单地概括为当下网络直播的组合模式。此前曾有调查显示,看直播的人大部分都是二三线城市的男青年,也就是一些宅男和“屌丝”,当然,农民工和土豪群体也是直播的忠实粉丝。

  长达3个小时的时间里,韩国女主播李秀彬一直坐在椅子上吃饼干,这一直播内容吸引了10万网民驻足观看。之前曾有弹幕网站进行了一次网络直播实验,主播们在连续十几天的直播里吃饭、发呆、打游戏、睡觉,而观看这个直播的人数累计超过了3000万。

  “她们(粉丝)就是爱看我笑。”2016微博红人节第一名主播冯朗朗(男)告诉记者。“任何诉诸大众的内容必然浅薄化和平庸化,围观的粉丝无须知识背景,无须理解能力就能积极地参与其间,并获得快乐。”唐映红表示。

  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对美女的感官需求和人性天然的窥私欲激发了观众的荷尔蒙,不少观众长期泡在自己心怡的主播房间,甚至为了主播的“嫣然一笑”不惜豪掷千金。

  “看直播时打赏,跟看猴子忍不住扔点食物什么的没有本质的区别;但一次打赏就动辄几千、上万元,无非就几种情形:A、爷有钱;B、爷是托;C、爷是有钱的托。普通粉丝要这么打赏,那就得考虑精神人格的问题。”唐映红告诉记者。

  实际上,平台里不仅拥有跟风围观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也有大量疯狂的粉丝。“我的一个头号粉丝橘子,生活并不富裕,但是她为了给我打赏,到处借信用卡,透支了好几张。通过打赏送礼物,在两周时间里砸进了20万元。”冯朗朗说,“我有试图阻止过她不理智的行为,但是她说这样可以刷存在感,得到我的关注。”

  冯朗朗告诉记者,他之所以能得到广大粉丝的青睐,也因为他在直播时的状态很自然。“有些主播在屏幕上会显得不自然,但是我会觉得自己在直播间是种很放松的状态,有亲和力,同时会照顾到每个粉丝,每个粉丝进入直播间都会念一下他们的名字,让他们有存在感。粉丝送一个很小的礼物都会念出他们的名字感谢。”

  “人们着迷的是窥视本身,而不是窥视到什么。”唐映红表示,不少网民观看直播,享受的主要并不是观看什么内容,而是参与观看本身。“直播节目直观地呈现了未经剪辑的他人的生活,这显然满足了相当多数人的窥视欲。”

  “人本身是空虚的,下班回家把门一关,跟社会的联系就只有通过网络、游戏、看视频等途径来实现。直播平台上,用户和用户之间的沟通和互动,实际上也是在进行情感的陪伴。”秀吧直播CEO王豫华认为,直播平台之所以受欢迎,是因为抓住了目标受众需要得到情感陪伴的心理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