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元被下的直男癌魔咒已破:女权崛起

二次元被下的直男癌魔咒已破:女权崛起

浏览:761 日期:2016-11-18 02:50:34 分类:动漫网站 来自:互联网

  【编者按】从《圣斗士》《变形金刚》《龙珠》到《高达》《魔兽》……似乎二次元的世界被下了一个“男人是主场”的魔咒。

  

1

 

  动漫《高达》

  二次元里男人更多吗?一直以来是这样没错,不过情况在转变,例如bilibili平台的女性用户就占多数,而且最近被引进国内后迅速火爆、盈利可观的手游也都是女性向游戏。

  “国内女性向内容和周边常年都是被忽略的领域,目前这也是二次元里最大的蓝海。”二次元社区APP刷刷的创始人蒋超说。因此,刷刷希望从女性向市场布局,下个月,其主办的国内首场女性漫展“Pink Garden(粉色嘉年华)”也将面世。

  说到这里,你真的知道什么是“女性向”吗?为什么女性向市场一直萎靡不前?亿邦动力网发现,这背后藏着文化、经济等历史原因的作用,可能一定程度上还受到了男女性格差异的影响。女性向市场等二次元细分圈子里的人都“嗷嗷待哺”,想切入这些垂直蓝海的创业者可以怎么做?

  乙女?BL?帅哥?这些都是“女性向”!

  “女性向”属于日来词,来自日语“女性向け”,它是“男性向け”的对应词,指的是为女性考虑、创造的东西,或女性用品。在以动漫为主的二次元世界,女性向常指以所有女性为目标用户,美男层出不穷或带有腐向(也指“BL”,boys love)的作品。

  以游戏为例,亿邦动力网了解到,日本nikoniko大百科把乙女游戏和“BL”游戏等统称为女性向游戏。中国的二次元社区bilibili则把女性向游戏分为三大类:

  1)乙女向,一个女主对多位男性角色的游戏,例如bilibili代理的日本游戏《梦王国与沉睡的100王子(梦100)》中,一个女主和156位以上男性角色展开关系;

  2)少女向,简单理解就是少女漫画的恋爱模式——一位女性角色对应一位男性角色,不会发生所谓的多条恋爱分支,多角关系;

  3)腐女向,主要是男性与男性之间的情感纠葛。

  在动漫IP方面,女性向IP往往画风唯美,感情细腻。目前知名的乙女漫包括《歌之王子殿下》《樱兰高校男公关部》《元气少女缘结神》《吸血鬼骑士》《兄弟战争》《魔鬼恋人》《薄樱鬼》《不可思议游戏》等;少女漫包括《百变小樱魔术卡》《NANA》《会长是女仆》《萤火之森》《爱丽丝学园》《狼少女与黑王子》《好想告诉你》等;腐女漫包括《K》《黑执事》《世界第一初恋》《纯情罗曼史》《无法逃离的背叛》《karneval狂欢节》《戏剧性谋杀》《未来都市no.6》等。

  

2

 

  网友根据南派三叔作品《盗墓笔记》创作的两名男主人公张起灵、吴邪的CP内容(CP:英文COUPLE的一种缩写,意思是夫妻,一般是二次元粉丝将自己喜欢的角色凑成一对,不管性别问题配成夫妻档。)

  如果将二次元的范围扩大的话,小说《盗墓笔记》,影视剧《神探夏洛克》《梅林传奇》《琅琊榜》《花千骨》《暹罗之恋》《古剑奇谭》《故园风雨后》,网剧《上瘾》《男神执事团》,甚至鹿晗和吴亦凡等人的出道组合EXO、TFBOYS也属于女性向IP。其中,由派趣科技研发、在爱奇艺放映的网剧《男神执事团》剧情讲述的是主角女生和12名“男神”间发生的故事。“其实一个IP和帅哥高度挂钩,就可以说是女性向的。”一位二次元这样解释。

  而什么是女性向的商品呢?据蒋超说,一方面指女性向IP等内容的衍生品,另一方面也包括古风、lolita(指以哥特和古装为基础的服饰,其基础是类似洋娃娃的镶蕾丝的花边裙子)、女仆等二次元风格的服饰、用品。刷刷媒介经理姜迪透露,刷刷平台的注册用户超过100万,其中40万以上是女性用户。“目前二次元市场的男性更多,但有些区域分化十分明显,我们发现和模玩等领域以男生为主相对,腐文化、服饰等领域明显就是女生的专场。”

  另外,女性向不等于只有女性买单,如刷刷举办女性向漫展等活动,设想的用户是女性为主,但不排除有部分男生。“他们可能是陪女朋友买东西,或者本身喜欢女性向的活动和商品,因为现在伪娘(男性女装后,达到女性化的外貌的角色)、腐男(喜欢BL内容的男性)等一类人也渐渐增多了。”蒋超介绍道。

  女性向市场有多大?——最近B站和大V都在“吃软饭”

  那么,女性向这个市场究竟有多大,值得创业者入坑吗?

  蒋超告诉亿邦动力网,国内女性向市场的火热主要以女性向游戏开始——2015年5月,苏州叠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制作、腾讯游戏独家代理了女性向换装养成手游《奇迹暖暖》,“在每次新活动期间,奇迹暖暖的下载量都进入苹果APP store排名前二。”

  另外,2015年9月bilibili游戏代理发行日本知名乙女向游戏《梦100》,在首次测试中该APP的次日留存率达85%,七日留存率达60%。目前,该游戏国服的女性玩家占比超过90%,日活保持在bilibili所有产品中的前三,已获得过苹果官方四次推荐,每月为bilibili提供2000万元以上的收入。今年3月,bilibili又代理了日本乙女偶像恋爱音乐手游《ICHU》(中文名为《偶像进行曲》);4月游族网络宣布获得了《刀剑乱舞-ONLINE-》的中文版授权,来切入女性向市场,并宣布将在年内发行手游和页游——这两个游戏IP均在线上、线下获得广泛关注。

  

3

 

  bilbiili代理手游《梦100》中的王子奥里昂(鱼哥)剧情截图,为该王子的配音的是日本知名声优樱井孝宏(考哥)

  根据友盟发布的《2015移动游戏白皮书》,目前中国游戏市场中,女性玩家的占比约为49%,移动游戏平台男女比例呈现均衡态势。bilibili游戏副总经理于杨曾表示,“bilibili上的女性用户偏多,而国内女性向市场处于供不应求的而状态。例如我们发现一个女性向游戏玩家,不会同时只玩一款游戏,这说明市场远未饱和。”

  除游戏外,微博起家的画师“Old先”的BL漫画《19天》,以及“坛九”的LES漫画《SQ》等作品也均是从女性向角度切入,别出心裁,迅速在中国二次元圈内获得知名度,两人粉丝量分别为398万和274万。蒋超概括称,“从诸多表象可以看出,这个市场的潜力巨大。”姜迪还表示,他们通过刷刷数据发现,平台上男性的消费更有目的性,女性则常常受闪购、导购文章等内容影响,“因此在刷刷上表现出来的是女性消费力比男性强。”

  实际上,和国内二次元市场一致,整个国际市场上女性粉丝“原力觉醒”的趋势也愈发明显。日前在日本举办的全球最大同人展Comiket第89届展会上,同人社团数量最高的15个IP中,有9个都是女性向IP,其中《刀剑乱舞》的社团量以1724个排在第二位。

  蒋超透露,女性向是二次元市场的蓝海,在日本单单是BL业界的经济效果就超过200亿日元。据悉,在日本二次元市场上,目前有40%的产品属于女性向分类,且这个数字还在增长。

  动漫产业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动漫产值超过1500亿元,同比14年增长了50%;另有数据预测,2020年二次元产业规模将达6000亿元。如果按日本情况推算(女性向产品占比40%),中国女性向市场潜力将在4年内达2400亿元。

  “她们”一直是跨次元的“小众”?

  蒋超表示,国内女性向内容和周边常年都是被忽略的领域。友盟报告中称,女性的付费率普遍比男性玩家高,付费倾向于满足个性需求,仅游戏就在各垂直品类上的可挖掘空间大;去年热播的腐女向网剧《男神执事团》的研发商派趣科技也表示,“市场上的女性向、腐女向网剧是空白的。”

  亿邦动力网在百度百科中搜索腐女向(BL向)、乙女向等类型的女性向动漫,发现虽然其数量不多,但每个作品都较为知名。“这类动漫本来就没多少,有的那些粉丝也基本都看过了,实在感兴趣的人可能会走向游戏,因为现在内容好的女性向游戏相比更多。”一位中国二次元用户这样评价当今市场。

  为什么潜力大的市场却一直无人填?实际上,日本女性向市场相比男性向市场也一直处于劣势,近年其发展才开始“突飞猛进”。据亿邦动力网了解,女性向市场过去不振的主要原因至少有以下三点:

  第一是细分市场发展滞后。蒋超指出,当下女性向市场未能快速发展起来,原因包括国内二次元市场尚在整体发展阶段,线上、线下的产品不成熟,还未能走到细分市场。

  一名日本雅虎上的二次元网友mano_mono_mono这样介绍女性向市场和细分市场的关系:虽然单从粉丝量来看不能说男性向市场更大,但是女性向市场正往更多的细分领域发展,并不集中,比如喜欢“萌”系的萝莉控男性非常多,但是“萌”属性却不能通吃女性圈子,粉丝群可以说相当狭隘(其他女性粉丝可能分布于抖S、抖M、腹黑、傲娇、傲沉、病娇、女王、元气、病弱、鬼畜、吐槽等领域)。

  “可能在不了解的人看来,这些细分领域之间没什么差别,但是对于粉丝来说它们就像月亮和太阳,双方难以相容,也互不认同,隔着巨河。”该二次元网友如是说。可见女性向市场的滞后,是因为细分领域发展的滞后,让商家长期对该领域用户的了解不深,关注度也不高。

  

4

 

  动漫《无头骑士异闻录》中的腹黑角色折原临也

  第二是女权文化的缓慢发展。蒋超表示,作为二次元文化最核心的“宅文化”或者说“动漫文化”,本就是更吸引男性——比如工业文明带来的高达、机器人动画,或者90年代萌文化刚刚发展起来,宅男们十分乐意掏钱包买声优的CD。“男性市场起步早,规模大,而女性市场则是等到女权力量不断壮大,社会对女性的支持和认可越来越多的时候,才逐渐被提起来。”

  一位数十年泡在漫展里的日本二次元strikers认为,从《高达》《福星小子》的年代以来日本一直都是男性向市场,这和日本男、女的性别文化不同有关——男性对于喜欢的角色有占有欲,“不弄到手誓不罢休”,而满足后又会追逐其他角色(这源自男性繁殖后代的本能);但是喜欢交流、敏感的女性,特别是日本女性不喜欢直接跟着欲望行动,结果做事在意别人的眼光,表达情感的方法也更消极,这也是日本女性的性压抑的起源。

  他表示,从2013年起大型漫展的女性向内容远远多于男性向,这说明女性的行为方式逐渐变为“心之所向”。“如果当初有谁在神作里创造出了性开放的日本女性,说不定当代的市场会颠倒(女性向市场更大)吧?”

  中国二次元文化的火热起源于日本动漫,20世纪后原创题材的缺乏更加大了受日本文化影响的程度,因此日本男权文化导致的女性向资源的短缺,也一定程度减速了中国市场发展。

  第三是利润驱动商家发力男性向市场。曾有日本粉丝这样形容二次元游戏市场:美少女互动游戏(Gal game)等男性向恋爱游戏数不清,女性向的恋爱游戏、乙女游戏相比却很少得可怜,所以单独从产品数量就让男性向市场更大。

  对此,一名叫marimaririka的二次元在日本雅虎提出,男性向产品的丰富,是因为这个市场中其实包含大量女性,“你卖女孩玩偶,女性和男性都会去买,但是如果卖男性玩偶等女性向产品,就只有女性才买了。”或许这也是源于女性的喜好各异,渗透在多个领域,marimaririka认为,因此尽管女性市场大,从利润角度考虑,商家还是会去选择男女都有顾客的男性向。

  另外,还有其他粉丝认为,社会原因导致男性的购买力一直高于女性,也让二次元商家更重视男性向产品。“在中国女权力量、女性消费正迅速增长,《奇迹暖暖》《梦100》等女性向产品的受欢迎程度证明了该市场的潜力和女性用户的购买力,可以预测,接下来越来越多的厂商将在女性向细分市场中布局资源。”蒋超说。

  别吊胃口了,可以怎么“撩”妹子的心?

  除了可以在IP和衍生周边布局外,还有哪些“撩”女性向市场的路?

  蒋超表示,线下活动中,二次元人群的特性是活在虚拟与现实之间,频繁而枯燥的线下活动确实无法打动他们,但是长期在线上的他们,实际上需要漫展等线下活动来进行圈子内的社交、消费等行为。“今年五一期间全国进行了76场漫展,而去年只有今年漫展量的一半。漫展活动的爆发态势一方面说明线上商家愿意到线下去,因为线下获取高质量用户的几率更大;另一方面也说明二次元自己愿意输出内容和消费,并且线下需求未被满足。”

  尽管随着主办方、地区、主题的更改而有所不同,漫展分为多品牌和各自的IP,但蒋超指出,综合全国来看漫展存在着一定的同质化现象,这是短期内难解决的痛点。一位常逛北京国家会议中心漫展的二次元天酱同意这种说法,他表示“国内漫展和日本漫展不同,一开始让人觉得新鲜,去了几次后就觉得没什么意思了,因为每次卖的东西大同小异。”

  蒋超提出,要打破国内漫展的固化形态,应当进一步提供细分人群想要的内容,更加垂直。刷刷参与策划的国内首届女性漫展“Pink Garden”中将添加大量“腐”、“潮”和“少女”元素,采用包含男朋友、古风、lolita、乙女、执事等板块的内容分区模式。姜迪表示,尽管目前也有古风、lolita等主题的活动,但是这些圈子相对固定,选品、店家、活动、嘉宾都有局限,当女性对古风、lolita或者JK(女子高中生,常指“制服控”)都一知半解的时候,她希望在同一个展会上看到多个感兴趣的板块。

  根据蒋超介绍,在女性向活动方面,“Pink Gardan”包括美男真人互动游戏,乙女向手游、网游的情景互动,‘美男+美食’双重诱惑的执事咖啡馆,展会限定周边特卖,销售古风服饰和耽美漫画(BL漫画)、小说的店,“这些都是女孩子很喜欢的,我们希望让她们得到多方位的场景体验。”

  二次元里的女孩子以及“可爱”的男孩子,对于女性向线下活动还有什么期待?对于亿邦动力网的问题,一位粉丝这样说:“我很期待各种漫展和执事咖啡馆结合,也很期待像《樱兰》里男公关部一样的服务,因为女生都喜欢被帅哥温柔对待,喜欢被尊重的感觉。”

  

5

  动漫《樱兰高校男公关部》,讲述在一个贵族学校中的庶民女子和六个公关美男子之间的故事(男公关:一般指在夜总会等娱乐场所为女性提供服务的男性,也称“牛郎”。)

  除了女性向市场,蒋超指出二次元垂直向的蓝海还包括“同人向”、“PV向”等。其中,“同人”指的是拥有共同爱好的群体相聚进行的小规模创作、发表活动,该市场中多是围绕知名IP进行的二次创作作品,目前以BL等主题居多;“PV”是MV(music video)在日本的常见称呼Promotion Video的略称,主要指流行音乐的乐曲发表时制作的,包含乐曲的影像作品。

  除了漫展形式外,在二次元垂直领域的线下活动里,还有bilibili从2013年起每年举办的动漫演唱会“Bilibili Macro Link(BLM)”。活动上bilibili邀请日本当红动漫歌手、人气唱见舞见(歌手和舞蹈表演者)、国内网络文化代表人物、bilibili和日本nocinico平台知名UP主(视频投稿人)表演,也迅速“捕获”到该领域的巨大粉丝群——2015年7月25日,B站在上海大舞台巨白BML演唱会,45个小时内8400张票售罄。bilibili创始人陈睿透露,本月B站还将举办观众2万人的演唱会。

  二次元社区APP“刷刷”属于广州酷视网络有限公司,投资方为漫友文化,从今年5月起刷刷正式上线自营商品,目前该APP注册用户量超过100万,日活约10万。今年6月,刷刷举办了二次元领域的双十一“666二次元电商节”,受到2000万二次元粉丝关注。

  酷视网络线下团队参与策划运营的中国国际漫画节动漫游戏展(简称CICF),通过“泛娱乐”体系吸引了超过200家动漫展商与20万参观者,打破华南地区同类展会参展商、入场参观人数两项纪录,跻身全国三大动漫游戏展行列。2016年5月,刷刷举办了厦门金龙奖国际动漫游戏展(简称CACC),是海西地区史上入场人数最多、参展商最多、到场嘉宾最多的一场漫展。